技術與動態

技術與動態  >  軍校學員體格測量與體成分分析研究

標題:軍校學員體格測量與體成分分析研究
發表日期:2010-09-02

軍校學員體格測量與體成分分析研究

 【摘要】  目的:了解軍校大學生營養和發育狀況,為制定營養改善計劃提供科學依據;對生物電阻抗法和傳統人體評價方法評價結果進行比較. 方法:調查對象為417名軍校學員,年齡為l9~23歲,男225名,女192名. 用生物電阻抗方法測量體成分,并對人體營養狀況進行評價;同時用傳統方法測量體質指數(BMI)和腰臀比等指標并進行評價,對幾種評價結果進行比較. 結果:使用理想體質量方法評價人體的營養狀況,男女的肥胖率分別為0.4%和2.1%;使用體質指數法評價分別為3.6%和3.5%;使用腰臀比進行評價為15.1%和13.5%;使用生物電阻抗法評價則分別為0.9%和16.7%. 同時上述營養狀況評價方法中,使用生物電阻抗方法評價男女之間的肥胖率存在著統計學差異. 結論:生物電阻抗方法可以測定人體體脂比,在診斷肥胖方面較其它評價體成分的方法更趨合理和科學. 同時還可以測量細胞內、外液,蛋白質、礦物質含量等,有助于客觀地評價機體的營養狀況.

【關鍵詞】  軍校學員 身體成分 生物電阻抗

      0  引言

    人體成分根據其結構和功能的不同一般分為瘦體組織和脂肪組織兩大類. 瘦體組織越多,表明骨骼肌肉越發達,人的體質越強壯;脂肪過多,則為肥胖. 為了解軍校大學生人體成分的組成及肥胖發生情況,科學制定增強學生體質的方案,我們應用生物電阻抗法對417名軍校大學生進行了測定,并與常用的判斷肥胖的理想體質量法、體質指數和腰臀比的傳統方法進行了比較.

    1  對象和方法

    1.1  對象  采用隨機整群抽樣的方式調查第四軍醫大學學員共417(男225,女192)名,年齡19~23歲.

    1.2  方法  所有受試者于空腹、排空大小便、無劇烈運動的前提下進行體格測量和人體成分分析,受試者赤足、單衣. 使用圍度尺測量上臂圍、腰圍和臀圍;使用RGT140人體秤和標準身高計進行體質量身高測量,記錄每位受試者的測量數據. 用體質指數公式[體質量(kg)/身高(m2)]計算每人的體質指數. 使用Biospace公司生產的Inbody 3.0人體體成分分析儀測量體成分分析參數:受試者脫去鞋襪,將足安放在足電極上,雙手握住手電極. 使用鍵盤,依次輸入受試者的年齡、身高、性別后,測量出受試對象的體脂百分數、身體總水分、細胞內、外液體、蛋白質含量、礦物質含量、去脂體質量、肌肉質量量等.

    理想體質量:男[理想體質量(kg)=身高(cm)-100],女[理想體質量(kg)=身高(cm)-105]. 實際體質量超過標準體質量的20%為肥胖,低于標準體質量的20%為消瘦.

    統計學處理: 采用Excel 2007進行數據管理, 用SPSS12.0統計軟件進行統計分析, 計數資料用χ2檢驗, 計量資料用u檢驗, 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使用標準體質量檢測調查人群的營養狀況,體質量正常者有355人,消瘦者57人,肥胖者5人,其中男性消瘦率明顯高于女性(P<0.05,表1). 其他測量和計算方法結果見表2.表1  標準體質量評價結果表2  其他測量和計算方法結果由于參加測試的男女體質量不同,直接比較這些體成分含量是不合理的. 為此,我們將每人每種體成分都除以其體質量,排除體質量的影響(表4),結果表明女性的其它身體成分,如去脂體質量/肌肉重量細胞內液、細胞外液、蛋白質、無機鹽等與男性均有統計學差異.

    受試對象肥胖檢出率:理想體質量法按實際體質量超過理想體質量的20%為肥胖,體質量指數按BMI≥25判斷為肥胖,男性腰臀比≥0.85、女性腰臀比≥0.80為腹部肥胖的界限,皮褶厚度和生物電阻抗法測定體脂,男性體脂≥25%,女性體脂≥30%為肥胖[1].

    采用以上標準對受試者采用理想體質量法、體質指數法、腰臀比方法進行評價,男性與女性肥胖檢出率無統計學差異. 用生物電阻抗法測定,女性肥胖檢出率顯著高于男性.表3  用生物電阻抗方法測量的人體組成表4  男女人體組成比較男性采用生物電阻抗法的肥胖檢出率低于腰臀比、BMI法的檢出率(P<0.05),與理想體質量法的檢出率相近. 而女性采用生物電阻抗法的肥胖檢出率除與腰臀比法相近外,均高于其它方法(表5).表5  各種測量法肥胖檢出率比較aP<0.05 vs女生.

    3  討論

    體質量是反映人體營養狀況的綜合指標,可反映機體營養狀況的整體水平. 本研究中,使用標準體質量評價人群的營養狀況,體質量正常者有355人,消瘦者57人,肥胖者5人,其中男性消瘦率明顯高于女性. 導致學生營養不良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與膳食結構不合理、體育鍛煉過少、家庭經濟狀況都有密切關系. 其中我院大學生中存在著相當數量的體質量偏輕者,說明學生存在某些營養素和能量攝入不足. 蛋白質能量攝入不足不僅會降低學生的學習能力和身體的其他功能,還會影響其正常生長發育,必須引起重視. 因此應結合我校學生營養狀況特點,加強營養健康知識的宣傳教育,使學生養成良好的飲食習慣,做到合理膳食. 同時合理調整飲食結構,適當增加飲食中蛋白質的攝入量,尤其是來源于動物蛋白和大豆類食品的優質蛋白,同時應加強室外活動和體育鍛煉,以增強體質[2],除此之外,食物應盡量多樣化,以保證充足的維生素和礦物質的攝入.

    人體成分與人體健康密切相關,是評價人體健康水平的指標之一,在醫學研究過程中,測量人體成分具有重要的價值. 它可以提供人體成分正常值的范圍,評價生長發育、成熟情況以及老化進程,有助于對營養狀況和相關疾病的研究[3]. 同時人體的身體成分可隨著機體生理和病理過程的變化而發生改變. 本研究的研究對象是在校大學生,研究結果表明,男性體脂約占體質量的14.3%,女性為25.3%,女性體脂含量大于男性. 同時發現,在排除了體質量的影響后,其它的人體成分檢測指標,如細胞內液、細胞外液、蛋白質、無機鹽及肌肉重量等在男女之間也存在著統計學差異. 本研究結果表明女性肌肉重量低于男性,說明體育運動能增加肌肉的重量,使身體脂肪以熱能的形式消耗,能有效降低體內的脂肪含量及體脂百分比,進而使身體成分的構成處于合理的狀態[4].

    事實上體質量較重有兩種情況:一是肌肉發達,體脂并不多,如運動員或一些喜愛體育運動的人,實際上他們的體脂并未超標,不屬于肥胖. 另一種情況是身體內脂肪過多,這才是真正的肥胖.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人雖然體質量處于理想范圍內,但是體脂超標,確切地說,這部分人也屬于肥胖[5].

    在傳統的人體營養狀況評價方法中,以理想體質量和BMI判斷肥胖,只考慮到身高因素影響體質量,不能客觀地反映體脂含量. 用腰臀比的方法來判斷機體是否肥胖有其自身優勢,由于人體內的脂肪大部分貯存在腰腹部和臀部,而且此處脂肪的多少又與疾病的發生、發展有著密切的關系,因此可以采用作為反映腹部脂肪堆積的良好指標,用于判斷脂肪百分比和預測健康危險因素[6]. 但本研究觀察到,用腰臀比判斷肥胖,在男性顯著高于生物電阻抗法,在女性則略低于生物電阻抗法,提示如果單獨用腰臀比作為判斷肥胖的標準尚有欠缺之處[7]. 另外在本研究結果(表4)中可以看出,女性的理想體質量和BMI法的肥胖檢出率顯著低于生物電阻抗方法,因為她們一般不經常參加體育運動,肌肉不發達,使用理想體質量或BMI方法檢測可能都在正常范圍,但其體內脂肪的含量卻已經超出正常[7],也應該屬于肥胖.

    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生活方式的改變,過度肥胖、肌肉萎縮、骨質疏松及其他營養相關性疾病已經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這些疾病與人體的組織成分的變化密切相關[8],因此,人們希望能夠準確的測定身體組織成分以期達到防病、治病、提高生活質量的目的[9]. 在這種情況下,用理想體質量、體質指數等傳統的營養狀況評估方法均較難判斷,而采用生物電阻抗方法則可以根據其體內的水分與蛋白質含量確定營養狀況,給予及時糾正或治療. 因此,用生物電阻抗方法檢測人體組成對于指導我們進行合理的體質量控制是非常有意義的[10].

    總之,生物電阻抗法可以測定人體體脂比,在診斷肥胖方面較傳統的評價方法更加科學,同時還可以測量機體蛋白質、礦物質的含量等,有助于客觀地評價機體的營養狀況,是一種安全無創傷、簡便、而且比較精確的測量方法.

【參考文獻】
  [1] 陶曄璇,蔡 威,湯慶婭,等.不同方法評估人群營養狀況作用比較[J]. 中國臨床營養雜志,2003,11(1):24-26.

[2] 何 燕,杜松明,劉建濤. 某高校學生營養與發育狀況調查[J]. 河南職工醫學院學報, 2005,11(1):298-299.

[3] Huygens W, Claessens AL, Thomis M,et al. Body composition estimations by BIA versus anthropometric equations in bodybuilders and other power athletes[J]. J Sports Med Phys Fitness,2002,42 (1):45-55.

[4] 楊建雄,刁素建,尹 琴,等. 高校體育專業與非體育專業學生人體成分的比較研究[J]. 湖州師范學院學報,2005,11(2): 64-68.

[5] 劉 欣,金麗萍,董云珊,等. 18-81歲上海部分市民身體成分的研究[J]. 體育科學,2004,25(1):25-27.

[6] 房 杰. 通過體育運動提高大學生健康水平[J]. 安徽體育科技學報.2004,24(3):74-75.

[7] 侯 曼,劉靜民. 用生物電阻抗法測量人體體成分及分析[J]. 中國運動醫學雜志,2005,24(1):89-92.

[8] 張海平. 肌肉形態特征與肌肉力量相關研究[J].沈陽體育學院學報,2003,(1):44-46.

[9] Fodor K, Fekete SG. Influence of feeding intensity on corporeal development, body composition and sexual maturity in female rabbits[J]. Acta Vet Hung,2001,49(4):399-411.

[10] Ellen M,Arngrimsson E. Body composition estimates from multicomponent models using BIA to determine body water[J]. Med Sci Sports Exerc,2001,33(5):839-845.